四川贸易新闻网-权威门户网站

杭黄高铁开通 | “最美高铁”沿线有哪些销魂土味美食?

发布时间:2018-12-28 07:12:45 投稿人 : 四川贸易新闻网 围观 :50次

  被赞誉为“最美高铁”的杭黄高铁于本月25日开通。这条铁路两头连接杭州和黄山,沿线风景如画,一路要经过富春江、新安江、千岛湖,以及坐落在这些河道边的大大小小的古城、村落。杭黄高铁沿途经过的5A级、4A级风景区不胜枚举,美景遍地之余,美食同样不容忽略,歙县的石头粿、包袱饺,淳安的松饼,建德的豆腐包,桐庐的油沸馒头、油沸果,每一站都是吃货的天堂。

  

  徽州特色小吃石头粿

  吃在歙县

  问歙县本地人有什么是必得吃的美食,通常得到的回答是:石头粿、包袱饺。

  石头粿是老徽州的传统面食,清代即负盛名。粿是老徽州的俗称,实际上就是用面皮推出的一枚圆饼,在平锅中烙,每个饼子上放置一块石头压著,因而得名石头粿。石头粿的馅料多变,常见有韭菜、青菜、酸菜、豆角、梅干菜、南瓜、粉丝等,其中,最得本地人喜爱的是一枚以猪肥肉丁和炒黄豆粉制作的豆黄粿,香气扑鼻,回味无穷。老徽州人的一天通常就是从一碗稀饭、一份豆腐脑、一枚豆黄粿开始的。

  想吃地道的豆黄粿,可以去歙县渔梁老街一带,找一下现烙现卖的粿铺。有不少仍秉持家庭经营、手工作业方式,制食过程也颇有看头。一般来说,豆黄粿做得好不好,可由馅、包、摊、烙四道工序看出,用心的店家会在凌晨四点前起床准备包馅。料是提前一天预备下的,本地产的黄豆炒熟、碾碎方为正宗。猪肉要选瘦膘相宜的那种,包馅、捏褶、收口、摊平一气呵成,下锅后绝无破皮或漏馅的可能。最后的讲究,就在翻面上。粿的两面应有均匀受热,色泽统一,面皮上长出焦黄的圆点,在猪油和汤汁浸渍下仿佛拥有了透明感觉,咬一口,脆脆的,喷香,回味难忘。

  

  包袱饺

  包袱饺的名字叫起来不如深渡包袱饺显得亲切,因这款小吃的发源地正是古徽州往浙江的水上咽喉深渡渡口。明清时,行商之人多背包袱出入新安江的码头,深渡的饮食摊主遂模仿土织包袱布的叠法,在四方皮上放馅料卷成包袱摸样,配上略带油花的汤头一起吃,口感很是鲜美。

  曾经食肆云集的深渡老街因新安江水库的建成,淹没的淹没,没落的没落,如今只剩下岭上一段老街仍有些许旧日风华可以一看。老街的亮点是各种古徽州风味的小吃摊,包袱饺、锅贴饺、蒸糕、芙蓉糕,每个档口都有令人倍感温暖的市井烟火气。摊主们守在通红的炉火前把锅灶弄得吱嘎作响,一边忙碌,一边不忘招揽客人,这样的场景让人忍不住想要放开胃口大吃一番。

  吃在黄山

  臭鳜鱼、毛豆腐都是耳熟能详的黄山美馔,只不过吃臭鳜鱼多少需要登堂入室,而毛豆腐却是大街小巷随时随地可见,它们往往与徽州传统的挑担一起出现。上好的毛豆腐,表面生有一层浓密纯净的白毛,看着骇人,实则为豆腐发酵后呈现的自然外观。大豆中的植物蛋白在多种菌群作用下被转化成氨基酸,带来了一言难尽的微妙口感,胜似臭豆腐

  

  油锅里的毛豆腐 东方IC 资料图

  本地人总觉得毛豆腐要在挑担旁边吃才最对味,这种吃法由来已久。挑担的主人负责开炉生火,麻利地在锅里溜上菜籽油,毛豆腐下锅,紧接着“丝拉”之声不绝于耳,不出三五分钟,就煎至两面金黄色,在油锅里散发出扑鼻的香气。食客也是不拘小节,围坐挑担边,齐齐举着筷子伸向油锅,把那些表皮起皱、撒过一遍香葱和辣椒糊的酥脆豆腐,陆续夹入嘴中,直吃到面颊绯红、薄汗满身。

  烧饼可能是徽州传统风味小吃中最有存在感的一个,各地做法略有不同,叫法也不同,其中名气最大的当属放入木炭炉内焙烤的黄山烧饼,因形与色酷似螃蟹背壳的缘故,又叫“蟹壳黄”。说起来,黄山烧饼本是徽州烧饼的代名词,这道小吃自元末明初开始已经在民间流行了多年,传统做法是填入梅干菜与猪肉增加鲜味,经过闭炉烘烤后,呈现出类似法式酥皮点心般的香甜酥脆的质感。吃起来层层剥落,满口留香。在徽派老建筑林立的屯溪老街,可以找到好些有名气的烧饼铺,老街不宽也不长,铺着青石板路的街面上也有臭豆腐、徽墨酥叫卖,边吃边逛,顺道看看明清两朝徽商留下的繁华胜景,会是不错的选择。

  

  黄山老街上当街叫卖的炭炉烧饼 东方IC 资料图

  吃在建德

  吃货来到建德必要提起豆腐包,原因固然在于豆腐包是建德名物,但更重要的一点在于,让人心心念念好吃到流口水的豆腐包仅建德一地独有,出了城就再难觅踪影。怪不得有同道中人说,走遍小半个华夏,外地要么看不到豆腐包,要么卖的豆腐包都很糟糕,豆腐馅如豆腐渣般倒人胃口。

  建德豆腐包的卖点在于水水嫩嫩,采用新鲜的水豆腐制作,光是看着就很有食欲。软而薄的面皮里面灌入了饱满的馅料与香浓的汤汁,通常还有店家酌情加入的葱碎与辣椒碎。制作过程很考验手工,尤其是制作者的手感。而吃的过程一样不许掉以轻心——说到底还是一款秘制灌汤包,最好放在盘里吃,嫩到流水的豆腐很容易随着面皮破口掉落,或是洒了汤汁,夹着筷子的手会因此不由自主的变得颤颤巍巍的。在吃这款美食的时候,食客心里还得提醒自己一番:不要心急 ,小心烫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呀。

  老饕们会说,光吃豆腐包不能得其三昧,须得蘸着店家自制的辣椒酱、腌辣椒,或着独门青辣椒碎末一起掺和吃。这样的吃法保管人收不住嘴,又辣又爽,吃得人鼻尖、额头都是汗珠。

  

  沾满汤汁的豆腐包

  都说婺严衢徽四州本就是一家,因此,旧称严州的建德在饮食文化上与其余三州走得很近。最简单的例子是严州酥饼,它无论是形还是味,都与黄山烧饼或者金华酥饼、衢州烤饼没有本质上的区别。还有大一码的缙云烧饼,以及过年过节餐桌上必不可少的咸汤圆、肉圆,似乎都是婺严衢徽共享的美味

  吃在富阳

  因地处钱塘江下游、水产资源丰富之故,富阳本帮菜的大菜向来是河鲜。带有乡土特色的富阳小吃如新登烧饼,对于吃过黄山烧饼和严州酥饼的旅行者来说,可能略嫌单调了些。不过不要紧,这里还有不少颜值超高的早餐点心可以一试,比如,胖乎乎软绵绵的新桐酒酿馒头,个头小小、温润如的洞桥米馃。

  新桐酒酿馒头是使用酿造米酒所剩的醪糟与面粉混合发酵、蒸出来的,不同于其他馒头,它的口感里带有酒酿芬芳的甘甜,而且韧性很好,捏个十几次都不会变形。用来干吃或是夹着菜吃都不会使人厌倦。米馃又叫“搨饼”,外形上分为青、白两种,口感有咸甜之分,以往常在年、清明、中秋、冬至之类的节日期间登上餐桌。不止洞桥一带,场口、新登、大源、龙羊多地乡村,“搨饼”都十分常见。富阳当地的老人家会念叨着,过冬节吃了“搨”,嘴巴要封牢,不吉利的话不好随便说了。想来,这样的说法跟“搨饼”皮薄大肚、酷似窝窝头封了口的造型业有一定关系。

  

  洞桥米馃

  吃在桐庐

  桐庐的吃食不比杭州种类繁多且精致,但它却有惊人的辨识度,比如,油沸馒头夹臭豆腐这道传统小吃。有人说,油沸馒头夹臭豆腐看着就像是桐庐版的冰火菠萝油,又或者像汉化了的汉堡包——刚刚从油锅里出来的馒头表皮透着金黄,中间被划了一道口,加入一块四四方方、个头极大的油炸臭豆腐。放臭豆腐这道工序看着也挺有趣的,制食者先用筷子把臭豆腐拍扁,再塞入馒头间的划缝。很多人对于油沸馒头夹臭豆腐的外形(或许还有气味)怨念颇深,但尝过之后往往改观,它的口感比期待的要精致许多。馒头用甜酒酿和面发酵,又甜又香,臭豆腐则被炸得外脆里嫩,“臭”得恰到好处,入口后回味令人惊喜不已。

  老饕们推崇的吃法是把在馒头与臭豆腐之间再加一层桐庐特产的“土家酱”,这是一种使用本地产高山黄辣椒与黄豆二次发酵制作的酱料,味极鲜美。对于那些不太能吃辣的人来说,还有一个选项是用甜酱代替,两种口味一个香里带辣,一个咸中带甜,口感很是难忘。

  

  桐庐名吃,油沸馒头夹臭豆腐。

  对于江浙包邮区长大的中青年来说,桐庐的油沸果一样有特殊的吸引力。这种外形酷似咖喱角、似乎有意要走精致化路线的油墩子,不是我们在街头见到的那些千篇一律的萝卜丝口味,而是以咸菜或南瓜丝为心,以稀面为壳,口味多元化的果儿。制作过程业有分两次添加馅料、油沸的讲究,吃起来油而不腻,有点令人意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