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川贸易新闻网-权威门户网站

日本美学四大概念(物哀、幽玄、侘寂、意气)到底是什么意思?

发布时间:2019-04-10 08:04:46 投稿人 : 四川贸易新闻网 围观 :75次

  相较于西方文学,东亚文学在如今的高校中,确实处于一个较为尴尬的位置。

  世界文学丰富多彩,你不提一下东亚文学,也不好,毕竟世界不等于西方。但是确实东亚文学不那么受重视,于是大家心照不宣地,会稍微说一下,算是介绍过了吧。

  如果在东亚文学里面挑一个世界最具代表性的,那恐怕就是日本文学了。

  小小的太平洋岛国,涌现了大量文学大师,大江健三郎、川端康成、谷崎润一郎……其中不乏诺奖获得者。

  令人好奇,日本文学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呢?

  总的来说,日本文学最突出的贡献还是在美学向度上。

  日本的文学是纯净的文学,不掺杂质的,仅仅为了美而美。美是那些汉字,假名组合在一起的首要,也是终极目的。

  

  平安朝的‘物哀’成为日本美的源流。

  ——川端康成

  对于喜欢读日本文学的朋友来说,应该对“物哀”这两个字不觉得陌生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物哀中的这个“哀”,并不是伤感,更不是悲恸。它仅仅是感叹,仅仅是日本人在看到生活中的事物,随口说出的一句话。

  物哀是日本人对时间万物的感叹,感动。日出日落,潮涨潮落,乃至一片樱的凋谢,都是日本人感叹的对象。

  

  这里不得不提到日本文学史上极为重要的一部作品:《源氏物语》。紫式部在其中将物哀的概念确定,可以说物哀之滥觞即《源氏物语》。

  《源氏物语》中,紫式部写尽了事件美好之物,满开的樱花,彩色的画卷和不尽的流年。从其中我们可以看到,“物哀”这一概念,是反政治的,不讲道德的,是不讲道理的。

  光源氏一生,最不爱的就是他的妻子。这样的一个人,在中国文学里面,是不可能成为主人公的。但是,在以美为第一追求的日本文学中,光源氏的倾城一舞,将道德,政治统统排开,天地之间仅我一人。“忧心长抱恨,未觉日月行。忽尔岁华尽,我身亦将倾”,极尽物哀之美。这是光划公子最后,阅尽繁华后,对世间的感叹,冷冷转身,给世人留下一个孤独又美丽的背影。

  

  川端康成的作品可以说是大多数人心中的日本物哀之美的巅峰。

  《雪国》帮助川端康成摘下诺贝尔奖的桂冠。初读《雪国》,还是我的初中时代。当时惊讶于川端先生清丽婉约的文笔。

  “山头上罩满了月色,这是原野尽头惟一的景色,月色虽以淡淡消去,但余韵无穷,不禁使人产生冬夜寥峭的感觉。”

  单从文笔角度,不用任何华丽的字眼修辞,如出水芙蓉般美丽的文字,令人感叹不已。

  到现在为止,那遥远雪国中,驹子扎起发髻之后,露出的细腻雪白的后颈依然令我心神向往。现在在来看《雪国》,发现其中物哀的思想与《源氏物语》一脉相承。《雪国》中岛村爱上驹子,但是他又从心底里觉得这是徒劳的,是白费力气的,内心充满苦涩。

  岛村也喜欢上了叶子,那种可望不可即恰恰是最美的地方。这都是作者最男女之间感情的感叹,巨大的虚无,巨大的无力,营造出一种纤细,但是又弥散开来的淡淡悲哀之感。这可能就是日本文学物哀的典型例子,这种例子在日本文学中,并不少见。

  如果大家想更深入地了解,可以去尝试读一读《千只鹤》,《失乐园》等一系列作品。

  "放眼远看,群鸽掠海面,波涛残月间”

  ——大西克礼眼中的幽玄

  中国人喜欢太阳,崇尚光明,推崇阳刚。古典小说里,如《三国》,《水浒》,多写铮铮铁骨之人。然而日本则截然相反。

  日本文学起源于女性日记,从根子里就透露着女性的特点,以至于后世的男作家,写的文字都有一股女性的阴柔,细腻,婉约。

  幽玄其实大多就是指的日本文学里,那种朦朦胧胧,阴暗晦涩的共性。

  日本人爱的环境是深暗的,暧昧的,模糊的。太阳一定要近黑的夕阳最好,灯光一定要暗黄色的奶一样的光最好。

  

  最能体现这一点的书籍,莫过于谷崎润一郎的《阴翳礼赞》。书名就已经很是直接,赞美阴翳。

  顺便一提,谷崎润一郎可谓是日本作家里面,思维极为深邃的了。不同于中国人心中的思维深邃。中国人心中的深邃的思维是严密的逻辑体系,道理的事实辩证。然而谷崎润一郎,他的思维更倾向于大巧无形,大音无声。这是外话这里不作多讲,一看《细雪》便知。

  侘是在简洁安静中融入质朴的美,

  寂是时间的光泽。

 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村上春树这一个作家了。

  在我心中,村上是极为优秀的现代日本作家。村上春树受西方文化影响极深,但是西方文化仅仅只改变了村上的行文方式,文笔风格。至于文章的内核,以及蕴藏的思维,那还是纯正的日本味道。

  

  村上笔下的人物,可能是“侘寂”的代表了。“侘”的意思是一个人,在日语中跟“寂”是一个意思。中国人单字不成词,所以中国人讲“侘寂”。

  我们看村上的小说,不管是早期的《且听风吟》,还是后来的《挪威的森林》,《海边的卡夫卡》,还是现在的《没有色彩的多崎作》,男主人公几乎都是踽踽独行的,孤立一人的。

  我们会发现,这里面的男主角都是冷漠的,至少,表面是冷漠的。对于女性,仅仅是喜欢身体(此处为笔者在下一节要提到的“意气”),对于世界,也是疏离的。

  一个人在家里,天气昏昏暗暗,窗外快要下雨了,隐隐约约有雷声。躺在床上,想到昨天和自己睡觉的那个女人,起床打开冰箱,开了一瓶啤酒。这就是村上春树小说里面的主人公。这是一种类似于禅宗的美。

  日本人甚至比美国人更依赖自由,更崇尚自由。独自一人,干着自己的事,有着自己的想法,这就是他们的自由。“侘寂”是美的,即使它的颜色不是那么的鲜明,即使阴翳,然而,在这昏暗的空间里,独自一人,内心却有万千世界。日本人对于自由的向往,也可谓是别具一格,不受拘束了。

  当然,侘寂在译介的时候产生了一些误会。不过,“侘是在简洁安静中融入质朴的美,寂是时间的光泽”,这句话是对侘寂一个非常好的诠释。

  日本,“好色”成为美和文化,

  并由此产生了“色道”。

  色道的实质乃是“美之道”,

  实质是身体美学。

  ——《日本意气》

  这里的意气,并不是中国传统文化里面,意气风发的意气。

  “意”在日语里面指来自身体的,基于本身的。

  “意气”其实就是,关于身体的美感。在村上的文字中,多次出现了描述女性躯体,原始而自然地美丽。

  

  日本人追求本源,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日本的色道。

  在日本人心中,谈恋爱仅仅是谈恋爱,仅仅只谈风花雪月就好,并没有传统道德的限制。情侣们要去看最美的月亮,听最柔和的风,还要有最浓烈的性爱。

  光源氏不爱妻子,对于其他人也只是爱一段时间就作罢。《挪威的森林》中,渡边的爱情就像洋流,平静之下波涛汹涌。《恶女花魁》也是如此,这里就不再赘述。

  如果说英国人对于文学的贡献在于形式,德国人在于哲学,中国人在于伦理和道德,那么,日本人纯粹的,美学的大师。

  往期回顾: